海外華人對當今時勢的觀感與心路歷程

孫昌國 (2021年8月11日)

這篇文章道出了我們這一代華人對當今時勢的觀感與心路歷程。文章有點長,但值得過目並轉貼。他寫得很深入,我亦有類似的經歷,不過他還是有點後知後覺(2019後才醒悟過來)。文中説,上帝也擋不住中國的崛起,我的看法是上帝要用中國來改變這個世界,這是上帝的旨意,誰也擋不住。
資料來源:中華社區報刋聯合新聞報

我必須坦誠,作為一名大叔輩份的南洋華人,我的大半輩子都是反共(中共)的。我們反共(中共)都幾乎反了一輩子了。我相信這是和我同輩份的人的一個集體經驗。 

我們出生於毛澤東掌權中國的時代,也是一個當時世界上所有的共產黨都惡名昭彰的時代,共產黨猶如惡魔的代名詞,是那個時代威脅着人類自由文明世界的一個災難,所有人都在唾棄共產主義。 

作為一個南洋華人,我們自小就活在反共,防共,恐共,甚至仇共的氛圍。我們是在這樣的時代環境成長。

 我們一直以來都對中共沒有好感。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說,六四發生的時候我剛好在台灣,地理位置更靠近中國,有更深刻的體驗,對當時在電視上播出的視頻畫面有更大的衝擊和震撼。六四使我們這一代人悲憤,對中共憤恨難平,使我們這些從來沒有接觸過中共甚至當時沒有到過中國的海外華人由於這樣的歷史事件而得到具體體驗並因此成為反共(中共)的「先鋒」(相對於時下的這些年輕人)。六四是我們那一代人的集體經驗和集體記憶。 

中共作為一種「壞人」的印象對我們來說已經是根深蒂固。我們這一代人對中共幾乎這一輩子都不曾有過好感而只有反感,甚至到了 80 和 90 年代我們也對大陸人沒有好感(在我們印象中大陸人素質低下),因此那時候我們不管是對中共還是大部份中國人都保持一種負面的看法。 

我年輕的時候,甚至曾經對當年國民黨因為日本的侵略而被中共反敗為勝的一舉統治中國使到中國成為共產中國而無法成為國際上民主國家的一員的歷史事實而一直耿耿於懷,惋惜不已。當時我多麼希望國民黨當年可以打敗中共而在中國立國。(現在我明白如果當年國民黨贏了,中國就完蛋了。)因為當時的國際社會,尤其是西方社會,對中國的唯一印象就是共產黨,共產主義,紅色中國,獨裁,封閉,極權國家,鐵幕國家,都是負面印象,而我身為中華民族一份子,也只有因為中共而蒙羞的份,西方人就是看不起 chinese,不管你是中國人還是海外華人。也由於中國的多年積弱,成為「東亞病夫」,所以不管是中國人還是海外華人,一直以來都有一種我們永遠比不上西方人的民族自卑感。當時的中國人有很多都是崇洋媚外的(包括現在的中國人仍然是非常崇洋的),至於我們海外華人,我們即使不媚外至少也崇洋。 

我有一個「腦死理論」,就是大部份的人其實到了30 歲就「腦死」,這是因為大部份人到了那個年紀基本上對所有事情的認知已經定型,也就是在思想和理念上的僵化,基本上你很難去改變他的思想和偏見,那已經成為一種意識形態。而我們大叔輩的南洋華人都有這種在不知不覺中形成的反共(中共)的意識形態。 

我們的頭腦僵化,但是時代在變,中共也在變,中國變得更厲害,但是這世界變得太快了,很多我們這些大叔輩就往往跟不上了。 

在我們大叔輩的成長經驗中,我們當年一律崇洋,聽西方流行歌曲,看美國好萊塢電影,唱英文歌,喝可樂,穿T 恤牛仔褲(到現在這仍然是我最喜歡的服飾),追求西方時尚,我們見證了美國成為「世界警察」,也見證了美國最輝煌的年代,我們崇拜美國,為銀幕上的Rocky 和 Rambo 這些打不死的英雄喝釆,我們是吸西方流行文化的乳汁長大的。

美國的自由民主風氣成為我們的響往,因為畢竟在亞洲國家即使有大選和投票的所謂民主制度,在自由民主這方面仍然跟西方國家有很大的差距,我們傾慕西方,在普世價值方面以西方為標準。

  事實是,在現代史中,西方的科學和文明及文化確實主宰了全世界,我們今天所過的文明社會生活,幾乎在各個方面都受到西方的影響,甚至直接繼承自西方,我們在心理上和精神上早就接受了西方優越論和西方中心論,也全面接受了西方的文化殖民,我們不僅在國土上被殖民,甚至連靈魂都被殖民了。

  而當時的中國還在從一窮二白到苦苦掙扎。

  南洋華人在國家的反共背景下迎來了台灣流行文化和香港流行文化的輸入,而紅色中國在這方面缺席。大馬是在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邦交之後才逐步和中國走向友誼之邦的良好國家邦交關係。

  台灣的流行歌曲和愛情片在這裡大行其道,再加上國民黨政府在國際劣勢下一方面創造了「經濟奇跡」另一方面又以自由中國的姿態向星馬華人爭取認同並進行統戰,所以大馬的統考文憑被台灣承認,使到大馬華人有很多的留台生,因此大馬華人和台灣之間一路來都保持了非常親密的關係,也為台灣的南向政策大開方便之門,甚至延續到現在的民進黨台灣政府時代,當時的台灣可說是文化殖民了大馬華人,也使到大馬華人對台灣比對中國更有認同感,當時的台灣文化界跟大馬華人文化界可說是互動交流頻繁,以台馬華人一家親來形容也不為過。

  而在當時,除了中國的羽球運動員來馬大放異彩受到大馬華人的歡呼之外其他的交流便幾乎乏善可陳。同一時間,香港的電影,電視劇和流行歌曲(還有漫畫)也在大馬華人圈風靡一時。如同台灣當時的流行文化,香港當時的流行文化也成為了當代大馬華人的集體回憶,我們對香港人和台灣人都倍感親切,也培養了我們那一代人的香港情懷和台灣情懷,這都是當下的新生代年輕人所未必能體會的。可以說,我們也曾經被台灣和香港文化殖民。

  同樣的,當時中國的流行文化仍然是缺席,我們對中國還是很陌生。我們對香港人和台灣人的認同還是遠超於中國人。
一直到中國的搖滾樂橫空出世並經過台灣唱片公司的引介和推廣而引進了大馬,我們才開始初次接觸到中國的流行文化。
這就是我們大馬華人大叔輩文化背景的一個路線圖。

  雖然大馬華人的祖先主要都是來自中國,但對土生土長的大馬華人來說,這樣的一個文化背景顯然不利於跟中國人的連接和交流,彼此之間的文化隔閡也比較大。

  再加上我們多年來也累積了對中共的不認同和不信任,這種種因素使到我們對中國和中國人都比較有距離感。當然後來中國隨著經濟的發展在各方面都有突飛猛進的發展也逐漸開始在文化上引起國際上的注意也開始輸出了流行文化,也使海外華人開始對中國和中國文化有了更多的了解。

  即便如此,我們對中國還是沒有很深入很透徹的了解。

  以我個人為例,即便我去了美國長期居留而接觸了各種各樣的中國人也對中國有了更多的了解,而在回到大馬之後,在 2014 年香港發生了所謂「雨傘革命」的示威運動時,在一開始時我也參與了大馬聲援香港的活動,後來則在這場民運開始荒腔走板時不再認同他們。

  現在回顧起來,我當時對中國對香港(包括對台灣)當地的政治狀況和社會生態還是非常缺乏了解的,以至於多年來先入為主的「中共是壞人」的刻板概念令我一廂情願的支持香港那一邊。

而我當時並沒有實際掌握到一些不為人知的事實。

  一直到特朗普上台成為美國總統跟中國展開貿易戰和科技戰時我自然站在中國這一邊,也在這個時候香港發生了以「反送中」示威開頭的叛亂暴動事件,就是這一次,美國終於露出了很大的破綻,也終於使我徹底看清了一些事情。

  這是美國繼上次在六四事件企圖搞垮中國不果之後,最傾盡全力試圖為中國製造分裂危機的一次顛覆行動,事實證明,美國一直在試圖禍害和分裂中國,從西藏,新疆到台灣和香港,都只是美國在利用這些課題企圖去搞垮中國而已,中國是一個獨栽國家還是民主國家對美國來說一點都不重要,美國搞他的歐洲盟國都從不手軟,搞他的傀儡日本也從不手軟,面對足以威脅美國全球霸主地位的中國,更是無所不用其極。(例子有俄罗斯及委内瑞拉)

  從美國策動的香港叛亂暴動事件中,我終於徹底的清醒了。

  即使中國立刻成為一個民主制度國家,美國也是要摧毀中國以保持自己世界霸主的地位。我搜集了更多的資訊,對香港的狀況有了更多的了解,也更清楚我對香港警方和中國當局的支持是完全正確的。

  從我一開始所描述的,我們這一代大叔輩的南洋華人所身處的時代背景和生活環境以及被美國西方和香港台灣文化殖民所潛移默化的這樣一種文化背景之下,會成為一個反中共甚且反中國的人是一點也不奇怪的,這就說明了為什麼會有那麼多食古不化,頭腦僵化,思想落後的大叔大娘到現在還在對中國抱有盲目的傲慢與偏見。

  即便是我,身為一名資深的反共人士,也是到了2019 年,香港黃絲以「反送中」為藉口和起點配合美國當局在香港所發動的叛亂暴動顏色革命事件中,才真正驚醒過來,才真正看清楚什麼是事實和謊言。所以我才會從資深反共人士成為真正的中國隊支持者(team China supporter)。

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頭腦很清晣的去思考問題的。

  我以前也是那種「我是反中共,不是反中國」的人,不同的是,我是反共親中,但是後來我也開始發現了問題。首先,不管我們多麼不喜歡共產黨(中共),但是到了今時今日,中共確實用它的能力和成就狠狠的刮了我們這些資深反共人士一巴掌,這是我們必須承認的,沒有中共就沒有今天的中國,所以到現在我們必須反問自己一句,我們是在反什麼?

  這就是當年六四時站出來反中共的一班香港藝人為什麼會在時移勢遷之後重新支持中共去領導和建設中國,因為這是任何頭腦正常的人都會領悟都會做的事,而不是因為他們「變節」,可悲的是一些海外華人不知道為什麼到了今時今日還在死腦筋,可能他們的頭腦一直還停留在80年代。或者是我所說的「腦死」。

  作為一個民主主義者,我們已經看穿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弊病,以及美國假民主之名去摧毀其他國家的陰謀手段,我仍然相信民主自由人權這些普世價值,仍然相信這些普世價值終有一天會以某種方式更全面的實現於中國,而目前中國仍然需要繼續且穩定的讓中共領導中國走向康莊大道,這是毋庸置疑的。

  因此我們無需拘泥於中共跟我們在某些方面理念上的不合,因為這個問題在現階段是無法解決的。

  以上這些道理,是那些認為我們在為中共的獨栽背書的人所不能了解或者根本不願意去了解的,而我們顯然無法對別人的智商有所要求。

  當我能夠對中國的發展推演到一百年後,你是跟不上我的。夏蟲不可語冰。

  鄧小平救了中共,最後又終結了中共的優勢。就是這麼吊詭,箇中奧妙我暫時無法向你解釋。很多人不明白,不管是中國人或海外華人,華人永遠是華人(chinese),在西方人眼中你永遠是華人,不是你不承認就可以,除非你重新投胎沒有別的辦法,而西方人永遠會用對待華人的方式來對待華人。

  挾洋自重是沒有用的。身為華人不懂得自重也是沒有用的。因為西方人會唾棄你們,輾壓你們 ! 使你們永無超生之地 !
你以為你身為一個華人,可以助紂為虐的去幫助西方人打壓中國而獲得西方人的贊賞?

  就讓血淋淋的現實去回答你。

  來到21世紀的今天,多虧了美國總統特朗普(川普),才使我們終於真正認清了歐美西方國家是怎麼一回事,Anglo saxon 白人是怎麼一回事,也看清了他們在普世價值下一直在掩蓋的虛偽的真面目,白人集團以近兩百年的優勢發展了現代科學文明和文化,使到全世界都在他們的統領之下,在精神上殖民了所有其他的民族,同時也在掠奪,剝削,操縱了整個世界。
西方人把東方人殖民到了使東方人永遠只能仰望西方人,使東方人永遠認為所有西方的東西包括價值觀都是最偉大最正確的,使到東方人甘心永遠被西方人操控和形成一種主(西方)僕(東方)關係的程度。

人類來到了一個臨界點。

  這是一個東方和西方的對決。只有中國能夠與西方霸權抗衡,一決雌雄,一比高下,只有中國可以。

  只有中國能夠扭轉局勢,只有中國能夠改變這個世界,只有中國才能夠改變東方人的命運,只有中國才能夠扭轉百年來東方人被西方人壓着來打的劣勢而使到這個世界朝一個更正確的方向發展,走向人類共存共榮的榮景。

  只有中國可以做到。

  只有中國可以做到。

  連上帝都阻止不了中國。中國只是王者歸來,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意,因為中國人不吃這一套。西方不再可以為所欲為,奴役整個世界,只有中國可以告訴西方 : not anymore。

  這就是今天我們所面對的國際形勢。而你其實沒有不選邊站的權力。當然你也可以忽視。畢竟中國才剛開始。先知先覺的人知道該選那一邊。後知後覺的人選另一邊而且不出二十年已經開始後悔。
不知不覺的人就繼續不知不覺好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